盈美金融投資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專業管理, 放眼世界



不翼而飛

為了敍述方便,仍以第一次行程為主。首日參觀阿姆斯特丹皇官前廣場,是泰國最有名的「水壩廣場,也是阿姆斯特丹市的中心區。廣場上,許多人促膝坐在國家紀念碑的石階上。這個巨大白色方尖碑,装飾著寓意性的雕刻,以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陣亡將士 。十七世紀興建的皇宫的正面構造,予人一種嚴肅方正的印象。五樓窗頂上的三角楣形雕刻,與外觀相配調和的圓頂八角形塔,均能引人凝視良久。唯一不調和的,就是廣場上有小偷,大多是吉卜赛人,少女更是個中高手。她們多半手中拿報紙或雜誌當障眼物,一女把報紙擺在觀光客的眼前,一女底下小手動作飛快,只需幾秒鐘的時間,就一哄而散。即使想追也不知道該追那一個。我們圑員中,有一小夥子年方三十,他的西装口袋內,美金皮夾就這樣不翼而飛。
接著走進紅燈區小巷看〔坡璃)櫥窗女郎,在其他數國尚無此項目。才九月天,斗室內巳以電熱器取暖,因站或坐在窗內的女郎,都穿比基尼三點装。在一條運河兩岸,我們走了十幾條巷弄,晚七時始到一家華人餐館進晚餐。其內部的裝飾中國味濃厚,還有專門為臺灣觀光客打越洋電話的標示,連號碼十四個都寫得清清楚楚,一撥就通。飯後即乘原車到愛丹下塌旅社,我們可看到房屋低於防波提的真實景象。堤岸外的浪一直打進岸上,磚砌的人行道一下子就乾了 。而兩層樓房的樓頂卻與堤防同高。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很難相信這麼多「危樓」的存在。此種景觀值得遊客停下腳步,品味一下其獨特的建築風格。
第一 一天由旅社出發,途中見到一座橋板吊起,我們的車子無法前進,一直等到運河內的船經過,才能將橋板恢復成馬路,開始通車。難怪車在馬路上走會顛跛,原來阿姆斯特丹周圍的土地都是沙洲或水塘填起來的道路。首先到的景點是,置有兩百多年歷史的風車及畫家林布蘭作畫的銅像。過地下隧道到阿姆斯特丹羅京河街碼頭,便登上坡璃遊艇遊人工運河。走過紳士 、王子等幾條運河,欣賞兩岸優雅住宅的美姿。有些是建於一六一五年、一六六八年。有些屋頂上有一根凸出的樑,被作為升降货物用。如不是導遊提醒,真是猜不出。
房屋的門面很窄,装飾也不及屋頂的華麗,原來是因納税以門面的寬度計價,所以都建成狹而深的房子。這整體與水中的倒映景緻,予人留下難忘的印象。還有一些住宅船〈水上人家〉,與曼谷水上人家的格調不同。它們装飾得華美,且具有詩意,與古老幽雅的岸上建築,相映成趣。一條遊艇悠游其中,充滿著世外情調。行駛中,看到一條水道兩旁的房屋浸在水裡,有點像在威尼斯。我們接近阿姆斯特丹外海,即轉向另一條運河道,我正閉目養神,而我們的遊艇竟開到一家巴里島鑽石工廠的後門碼頭上岸。穿過鑽石工廠,到附近一家飲食店便餐,隨後回到鑽石工廠品若,參觀琳瑯滿目的各式鑽石及鑑定鑽石的解說。

民族舞蹈

還有多種瀕臨絕跡的沼澤鳥類棲息於湖邊,其狀似鶴,量雖不多,總使我們一新耳目。下午四時許,繼續南下,傍晚抵達經年充滿陽光與歡笑的德班。導遊說:「德班有一百多萬人,印度人比白人和黑人的總和還多。雖然黑人少,但搶劫事件不少」第十三天清晨,即走向海洋休閒大道,穿過規劃完備的北海道遊樂設施,令人如同置身邁阿密黄金海岸般,充滿渡假的感覺。走了四十分鐘,返假日大飯店進早餐,餐桌上有一空简子,有人誤以為丟廢物,實際上是丟小費的。旋即觀光德班市區,體會到燦爛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之美。在印度市場內購物,那種充滿異國的、神秘的宗教的特有印度風情,立刻可以感受到空氣中瀰漫著咖哩味,真夠刺激。後又往植物園及大學城等,遠眺商港的情景。下午專車沿著蔚藍的陽光海岸,經千山谷前往原住民祖魯人村莊,參觀祖魯族以樹技和茅草編成的茅屋,有主人房,婦幼房兼廚房,其生活很簡單。可娶幾個老婆,在集會時物色女友。又觀賞其民族舞蹈-求婚、訂婚和結婚舞,得知露乳是未婚少女,乳上遮布的是巳婚。旋又在其鄰近參觀鱷魚園,有四個水池,養了三十多條鱷魚,其食物是青蛙、蜥蜴、魚、蝦、蝴蝶、蜻蜓、魚卵等。夜宴東方飯店,賓主甚歡。第十四天拂曉四時半,我們在假曰大飯店十六樓一六一三號房,面對印度洋觀日出,朝陽初上,印度洋瞬變的景色,引人入勝,四時五十分,紅日從印度洋中冒出的一剎那景象,艷麗非凡,令我畢生難忘。我在興奮中進早餐,略事休息後,即束装上車,到市郊一個極氣派的購物中心,觀赏了設計精美的手工藝家用飾品,和英國製的瓷器,總覺得不夠精緻,仍帶有南非獨到的品味。旋即轉往機場,愉快地結束了 一次難忘的非洲野生動物之旅。阿姆斯特丹的風化區中學時代讀外國地理,記得歐洲是個遥遠的地方,初三時〈國三)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高三時歐洲正在戰後重建。想想這一生能去一次歐洲,多好呢?來臺後,完成醫學教育,由於經濟起飛,旅遊事業發展,國民所得提高,要去歐洲已不是夢想了 。
近十年來,共產世界瓦解,歐盟相繼成立,到歐洲各國暢遊一番,更是垂手可得。我在一年內竟有兩次歐洲之行,同時有兩次阿姆斯特丹之旅。第一次是一九九四年九月,留荷四天,可說是一次深度文化與藝術之旅;第二次是一九九五年七月,留荷兩天。天涯若比鄰,陸海空交通工具、更快、更安全、更新奇、更便宜;旅行更自由、更舒適、更方便。我只花一個多月的時間,便遊覽了十個國家,看到了各國獨樹一格的美感、氣氛及文化特色。雖然事隔多年,仍然勾起許多有價值的海外婚紗回憶。第一次是乘荷蘭航空班機往阿姆斯特丹,旋即轉機赴匈牙利。在匈牙利停留十天後,再轉回阿姆斯特丹,安排了四天行程;第二次是乘遊覽巴士由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轉往阿姆斯特丹,沿途可見荷蘭農村風貌,安排參觀的項目少了 一半。

保護反攻

目前克魯格國家公園巳為野生的鹿、馬和大象注射避孕藥,以防止它們過度繁殖,破壞及多食植物,威脅到其他動物的生存。」我們專車再向前走,除看到一些相同的動物外,又看到一種跳羚〈灰色小羚羊),庭在山丘的石頭上,它是跳上去的,與前面所見的劍羚有別。還有黑臀羚與條紋羚,我可能已見過,因它們跑得快,當無法來識別。回想當天的猴子們也好奇,面對遊客,似乎在問:「喂,你那裡來的?」晚飯後,導遊又說:「在東非的肯亞是非洲大陸的菁華,也是非洲大陸的縮影。東臨印度洋,擁有最多樣的野生動物。以吉力馬扎羅山為背景的奈洛比野生動物園,通常在黎明時分最為優美,因動物們都巳睡醒了 。由此向右轉往南行至坦尚尼亞邊界,一路上可看到獵豹在追殺一頭羚羊或是一隻幼獸。因視野寬闊,可看到數公里外的大象群,在洋槐樹邊的池塘,有時也可看到犀牛。而水牛則終日出沒於沼澤地區附近,斑馬在享受「泥浴」。在山丘上,可看到獅子,其獵物多為羚羊、幼象和水牛。水牛一多,獅子也退縮,被咬傷的老弱殘病者,會受到水牛群保護反攻,獅須猛攻兩三次才能得逞。有時水牛會用腳踢倒獅子,獅子装死,再反過來咬水牛的脖子。」導遊繼續說:「肯亞與坦尚尼亞交界的馬拉河及維多利亞湖,以及兩國共有的色蘭蓋提平原,常見上百萬頭的羚羊每年要大遷移,北越馬拉河進入肯亞,有些幼羚在水中浮沉,母羚不斷地把頭鼻探出水面保護,有些幼羚留在岸上低泣,而成為兇獸的腹中餐。又紅鶴上百萬的在湖內游動,真是一幅令人難以忘懷的奇觀。」第十一天上午,專車開往斐史兩國邊境,進入史瓦濟蘭王國,一路上山光明媚,至首都墨巴本時,發現路街不多,最高的樓房有八層,我們大使館的屏風隔間建築,充分表現了中華文化特色,一看便知。下午進住盧哥哥大飯店,除有廣闊的花園外,尚有娛樂中心,高爾夫球場,並有專車免費開往關係辦公家具企業斯瓦翼大飯店購物,還參觀了姨樂場所和會議廳。晚餐至為豐富,供應牛尾、烤雞等名菜。史瓦濟蘭恐怖的非洲一紳士特地走到我面前,表示他來過臺灣,執禮甚恭。
第十\ 一天清晨,驅車南下,在縱貫公路上,見到史國國會和國王陵寢,都很簡樸而平民化。經過我們的大使館、農技團、工業城、學校、糖廠,莫三比克邊界的山脈等。上午十時由哥來那出關,繼續南下至斐國動物生態保育區的聖露西亞湖遊覽。此湖是鹹水湖,與印度洋相連,乘遊船尋找動物,看世界上罕見的河馬群徜徉湖中,全湖看到七八處的河馬群,有的不動,有的出水呼吸,有的搖耳噴水,有的流紅汗,比克魯格國家公園所見的過癮。

大好時光

第十天上午,到克魯格國家公園,道路兩旁的油加利樹很壯觀。進公園之前,路邊有一座克魯格總統的塑像,既不顯眼,又不華麗,公園大門也很簡陋,不若花蓮太魯閣的辦公桌美觀。在專車行駛中,沿途真能感受到原野的自然風貌和豪邁奔放。首先發現劍羚凌空躍起,奔跑在沙地灌木及刺槐樹之間。接著看到一群長頸鹿,有幾隻迅速地走到樹後,壯碩的則悠遊地舉首啃食樹葉。長頸鹿公的角無毛,母的角有黑毛,一看便知。又見到一群疣豬,在前面走的第一個尾巴翹起,作指揮狀,實際上後面走的也有翹尾巴的。再見到一群狒狒,那種走路滑稽的模樣,人人都要多看幾眼,據說大狒狒可以擊敗獵豹,還有黑面絨猴六七隻,爬在小客車上乞食。再向前走,看到水池內的河馬,大河馬浮在水中不動,像個小島,小河馬則上上下下的在水面玩水。又在一個水池旁,看到一隻犀牛。不一會,又看到孤孤單單的一頭公象在蘆葦叢中,懶懶地吃著嫩草。據說它是被母象趕出象群,只有交配時才回象群,但獅子不敢攻擊大象。一連看到好幾隻公象都是形單影隻,令人感傷。而母象和幼象在一起,且聽到母象為保護幼象而吼。最令我們興奮的是一群在前面走的水牛和一群在後跟的斑馬穿越馬路,迫使我們的車子停下,原來水牛和斑馬是生命共同體,水牛吃草葉的上部,斑馬吃草葉的下部,它們都是一群一群在一起的。斑馬跑姿很美,尾巴搖得很可愛,使我印象極為深刻。萬里無雲,晴空如洗,微風輕拂,樹影婆娑。黄昏之前,水池附近看不到動物,禿鷹在空中盤旋。導遊說:這是尋訪獅踪的大好時光。我們真的看到雄獅目光柔和,表情溫馴,一副紳士模樣。母獅眉眼含笑,神態安祥。據說這是它們肚子不餓的表情。但千萬不要大意,如果離開車子,獅子一吼,全身毛管都被嚇得快要豎立起來。縱使獅子不吼,也不能與牠嬉戲,否則會丟掉老命的。大象、獅子、獵豹、水牛和犀牛,號稱南非五大獸。惟有生性狡猾的獵豹尚未看到。但在約堡的超級市場裡看過辦公椅,很巧螢幕上放映獵豹把獵物拖到樹上的鏡頭,還有一隻獵豹追捕鈴羊的鏡頭,獅子來了 ,豹就跑,爬到樹上,獅在下面仰天長嘆,使我真有一種身歷蠻荒的刺激感受。
導遊說:「獅為森林之王,狡猾裝死,最強悍的豹見到獅子就飛奔的跑。獅吃飽了躺下懶洋洋,獅子盯住獵物就追。雄獅和雄獅玩在一起,只有食和性才找母獅。與動物打架,都是為了搶母的或搶食物。通常雄獅很少獵食,大搖大擺很自在,而是母獅在外攻擊獵殺後,先讓雄榔吃,然後母獅和幼獅吃。雄掷重一百六十公斤,母獅重一百一十公斤。獅子喜歡草多樹低的地方,易獵物。獅在傍晚、大早和獵物時會吼。野外雄獅活十二歲,母獅活十六歲,攔內會活三十歲,獅子老了也沒有子女管牠。」司機説:「人老了都不好過,可想而知,動物老了,那更難活命了。」他又說:「造訪克魯格公園最好是六至八月,這時草原區乾燥,動物會走到水池邊。」導遊又補充説:「動物用鼻子用尿認路,大多獸類都是色盲,長頸鹿可認出黄色。斑馬有保護色,使獅子看了會眼花。馬路上可看出有象大便及足跡。

表現不凡

堂內大廳四周的每一大小牆面上,用純白大理石浮雕著遷徙時的苦難歷史,當時有七十位白人被殺,白人反攻而殺了三千多黑人。向下俯視,可見地下室內有一石棺,上寫著「為了你,南非。」屋頂上有一孔,日光可照射到地下室石棺上,爬上樓俯視地下室的景物,更覺悽然。穿過巿區時,花樹夾道,市容整潔,路面號誌,都非常完善。一到山丘上的行政大廈〈總統府〕,即驚訝其希臘式廊柱的紅色沙岩建築,整潔而壯麗,呈圓弧狀,外觀很美,有兩座對稱的美麗鐘塔和設計巧妙的會議桌,大廈正面有紀念碑、銅像等,我們在銅像附近,發現週邊有推車唤賣的小版,深感奇怪,事後得知兩年前白人統治時,嚴禁黑人進入首都,而今不僅黑人滿街走,連小版都侵入「皇官」了 ,我們在台階上走上走下,警衛們並不多問,遠眺先民紀念堂,俯瞰市區全景,當然不能與歐美的首都相提並論了 。旋又趕返約堡,到半寶石世界參觀各類寶石礦石,如虎眼石、鐡礦石、紅磚石、血髓石等,並觀赏整個加工過程,自由選購一些半寶石、琥珀、蜜蠟及石瑪瑠等成品。後又到一鑽石商店,同圑的一對夫婦花五萬多元買了 一隻鑽戒。上車時,在街道旁看到一位白人帶著小孩,舉牌表示「我們沒有工作,沒有飯吃。」導遊説:「有技衛的白人,多已移往國外了!」當晚一位曾經到過史瓦濟蘭、,賴索托、辛巴威、馬拉威、波扎那等國的友人邀我晚宴,夜與友人促膝長談,他對上列幾國的印象,他說:「史、賴、辛、馬、波五國的公路差不多,市區街道與人民生活水準也相似。史瓦濟蘭的農業及手工藝品較進步,三天後您去時將會看到我們的農技團和手工藝隊的表現不凡。賴索托是一山地王國,國土均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上,辛巴威有尚比亞河、卡里巴湖、維多利亞瀑布可看。馬拉威有一條以國為名的湖也很出色。波扎那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也相當大,過夜露營可以體認到真正的非洲經驗。談著談著,話題轉到中非盧安達與蒲隆地的難民了 。他說:「中非種族衝突,是由歐洲列強人為劃分殖民地國界所引起的,薩伊、盧安達與蒲隆地三國中的胡杜族與圖西族,都想獨立成為一個民族國家。加上兩族的世仇,因而戰爭不斷。其解決辦法,只有重新以民族分布為劃分基準,才能解除戰亂。」我當即吟詩曰:「殖民時代禍因遣,不顧民情亂劃之;弄得中非仍戰鬥,難民處處世人知。」第九天上午,前往布萊德河峽谷,波克幸運壺穴,欣賞非洲最美麗的景觀帝之窗,隱約可見一百五十公里外的莫三比克,邊境的公路上可清楚見到有汽車行走。下午乘原車前往克魯格國家公園,途經白河鎮,有在臺灣嘉南省道上行走的感覺。當晚寄宿在野外荒郊的一個草編屋頂的特殊茅屋,與瑞典旅行圑同餐共飲,席間聽他們暢談室內設計,一位去過肯亞的仁兄一直説,肯亞的野生動物數量之多,極具代表性,值得一遊。

伊莉莎白長眠

第六天上午,乘車走花園大道,中途前往礁湖區觀赏湖與海相連之美景。我們在印度洋濱的山上走木板路,花了半天時間。飯後乘車前往齊齊卡馬國家公園及暴風雨橋,沿途欣賞森林等等,下午四時到伊莉莎白港,此伊莉莎白是市長夫人芳名,不是英國女皇。見到一座小型金字塔,是伊莉莎白長眠之處。
第七天上午,乘班機飛往約堡,在歡樂宫進午餐前,友人伉儷親自趕來歡迎,令我十分感動。午餐後,前往黄金礦城參觀,途中見到梭威托〈西南域 〉贫民區,此處黑人曾發生大暴動,聞名於世。至礦城,其內有昔日黄金礦場之一切設施,乘電纜車深入礦坑二百二十公尺,實際體會黄金開探情景,並有真人演示,其工作之艱辛,令人同情。此行得知,黄金是藏在亳不起眼的灰色帶黑色圓形石粒的堅硬礦石脈中。在博物館內,參觀現場表演,從電氣爐內把已溶解的純金熔液注入模型中,鑄成大小不同的金磚或金條。轉往一廣場,觀赏黄金礦場娛樂性的原住民舞蹈表演及礦工歌舞,音樂節奏以手擊皮鼓為主調,有個人及設計圑體表演,高尤的歌聲和熱烈而粗獷的舞蹈,聊博遊客一笑。旋即驅車前往遊樂渡假中心-太陽城,只有四個大飯店,並無住户。我們是住豪華大飯店,晚餐後欣赏歌舞表演,魔術彩幻、土遁等,其品味與美國拉斯維加及巴黎紅磨坊的秀場略遜。因為那天太累了、,並未玩吃角子老虎。
第八天清晨,參觀太陽城範圍內的著名五星級皇家大飯店及「失落之城」,有仿古廢墟、花園、噴水池、游泳池、雕塑、瀑布、人造海浪、海灘等,夜間高山上還有一座金字塔發光,四週的樹木也很茂密。其現代設備之豪華雄偉與復古風情之寧靜典雅,令人嘆為觀止。與約堡附近的梭威托贫民社區相比,更令人感嘆不已。旋即赴普列米爾鑽石礦場,首先看中文錄影帶簡報,參觀迷你鑽石博物館,見到非洲之星五三〇克拉的複製品和當年留下的照片,以及工業用的鑽石等。管理人員說,目前泰皇有一顆五四〇克拉鑽石,比非洲之星還大。接著參觀聞名於世的鑽石礦場及其開探過程,場內安全檢查十分嚴格,每人發一磁卡,一個一個的進入礦場,放眼看去,地下的小石塊確會閃閃發光。出場時,更須交出磁卡,以兩手壓在放射線台上,檢查有沒有將場內的礦石塊帶出,亮綠燈時表示清白,有一婦人通過此項嚴格檢查,竟亮出紅燈,只好由她自己取出飾物,真弄得賓主尷尬。下午往南非行政首都-普勒托利亞,首先到東郊山丘上的先民紀念堂參觀膜拜。這是紀念一八三六年波爾人躲避英人統治,向北大遷移的歷史紀念堂,是一座矩形的土黄色巨大建築,圍繞堂外的圍牆上,浮雕著六十四輛團團圍成圈的篷車,表示當時為防禦原住民來襲,而組成的圓形車陣。

笑逐顏開

就在這裡耗了三個多小時。真的有人買了鑽石,而我也累的打瞌睡,被人叫醒了趕上車。到另一家與昨晚同一老板的中餐館進晚餐。下車走往餐館的路上,發現荷蘭的腳踏車很多,而且有腳踏車專用道,與人行道並列。您如果誤站在專用道上,被撞倒了恕不負責。因當天是中秋夜,餐館老板竟弄到兩盒月餅來,引得我們笑逐顏開,飯後上原車回到昨天的蘇美島旅社。當夜我們看不到中秋月,復在小雨中觀赏一次防波提及岸旁下的「危樓」,以及人行磚道上,雨後就乾的情景。
第三天上午八時許,沿途觀赏住宅區,每户人家的窗帘格局及花台佈置,都非常整潔美觀。有些故意把窗帘拉開一角,好讓您看到內部陳設的盆景,令人欣然。十時許,趕到梵谷博物館,館方規定參觀一小時,室內不准攝影,只有在入口處壁上的四幅畫像,任人攝影留念。我們是以順時針方向參觀二樓六個階段的油畫,其佈置是一幅一幅的框畫掛在壁上,看到價值四千萬美元的「向日葵」,以及「吃馬鈴薯的人」、「聖殤」、「麥田烏鴉」等作品。在一個展覽室的中間,特別佈置了梵谷窮困時無錢買畫紙,而用已畫過的紙,在反面塗畫的原件二十餘張。一張紙兩面畫,令人不勝唏噓。足見當年梵谷潦倒,連畫紙都買不起呀!我們的午餐就在一樓自助餐廳,所用的餐紙竟也是一些名畫。
下午一時許,從梵谷博物館走出來,步行一點路,就到了國立博物館,參觀時間九十分鐘。首先進入眼簾的是「夜警」名畫,這是林布蘭最大的一幅名畫,只是遠眺而巳。按照規定,先從左邊參觀早期荷蘭畫家的作品,接著哈爾斯的作品、林布蘭早期作品、史坦作品、維梅爾作品、林布蘭晚期作品等。這四位是十七世紀全歐洲最富有的畫家,並使荷蘭藝術大放異彩。我們只熟悉林布蘭的畫,細看了「莎斯姬亞肖像」、「荷蘭的理事們」等,面部表情和每人所反應的個性特徵,都表現得維妙維肖。想像與事實的巧妙結合,令人讚賞。到展示「夜警」的展覽廳,終於靠近名畫了 。我便走到中間的右側觀賞,這個角度最好。可看到人物栩栩如生,表達出每人特有的心理及個性,都像演員一樣,這是一六四二年畫的,長四點三八公尺;宽三點五九公尺。黑暗與光線具強烈的色彩,其夜晚的景觀,令人有真實感,看得很過癮。
我們轉往瑪德爾公園,這是紀念十七世紀荷蘭最偉大的詩人馮德爾。公園長一公里半,面積約五十萬平方公尺。走入公園,即感覺綠色草地一大片,滿園花木扶疏,綠樹臨風,滴翠搖曳,陪襯著大小池塘、水道及噴水池等,予人有養眼怡神之感。園內有瑪德爾詩人的紀念雕像,風采神韻,氣質非凡,特別走近瞻仰一番,因我國尚無如此規模的馬爾地夫詩人公園哩!約六時許,開往一家中國餐館晚餐,這家餐館設在二樓,內部陳設尚稱雅潔,招待親切,我第二次來遊時,又到此吃午飯,事隔十月,老板娘竟猜得出我曾光臨過,真是一雙生意眼。

臨空賞月

第四天上午八時,乘車到近郊畢姆斯特一帶,參觀風車及乳酪工廠。我們被引到一所「貓」風車屋,這是一九〇四年重建的。風車真的在動,裡面的機械咯咯作響,原來在磨碎木材哩!接著走進一家乳酪工廠,設有網頁設計門市部,這裡的乳酪外面包了 一層具保護功能的紅臘,可以購買乳酪成品,大至於上斤的乳酪,小至於小片的奶糖。此地有小橋、流水、人家,另有幾座風車已停用。觀光客可以沿著池塘在人行步道上走一圈,享受大自然的田園風光。但因地勢低濕,總令人有荒涼之感!回程中經過一家華人餐廳進午餐。下午一時許參觀木鞋工廠,這裡製造適用於低濕地面的木鞋,同行的人士買了 一些當地紀念品。又到一家皮件店購物後就算全程結束。下午四時許我們趕往機場,搭回臺北的班機而臨空賞月了 。
途中,有人在飛機上抱怨未去花卉市場,我則聯想到威尼斯水都的浩瀚,匈牙利詩園的寬廣,曼谷水上人家的龐雜,但都不及阿姆斯特丹的人工運河、詩人公園和住宅船的整潔美觀。上述行程所見,都是荷蘭人的歷史智慧,阿姆斯特丹的文化特色,只有去荷蘭才看得到這些寶藏,絕非他國可以取代。所以希望讀者日後遊歐洲,千萬不要忘了阿姆斯特丹。阿根廷貝里多摩雷諾冰河上的積冰火地慈與冰區阿根廷南部名景列為世界第八大國的阿根廷,於十九世紀末,將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重建成巴黎風格,在一九四三年,算是地球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一九五二年,貝隆總統的三十三歲夫人艾娃不幸死於白血病,這時國力才走下坡。一九七三年,經濟再度急遽衰退,與美國媲美的絢爛夢幻宣告破滅,令無數阿根廷人為之扼腕。一九九七年二月,我到過阿根廷,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所見的「七月九日大道」,雖是世界上最宽闊的街道,但乏善可陳。至於名景伊瓜蘇大瀑布,「展望網站設計」雜誌一九九八年四月號巳刊拙文,恕不重述,本文僅對阿根廷南部最著名的兩個風景點冰河區與火地島,一 一介紹。
我們乘班機飛往南美最壯觀的冰河風景區,它坐落於阿根廷湖畔的加拉法提村,這也是遊客住宿的地方。村上的機場是軍用的,一切設施從簡。我們下機後,乘中型車經歷一小時的沙塵道路,才運抵簡陋的航空站,只是一個平房,連幾張休息椅子都東倒西歪。又花了半小時才等到行李,再乘兩小時的車子抵達旅社。晚上電燈半明半滅、忽明忽滅,晚餐後便蒙頭大睡翌日我們乘遊船逛阿根廷湖,欣賞藍幽幽光芒芒的冰河與浮冰世界,玲瓏瑰麗如水晶官殿,景色迷入。

藍色浮冰

一片綺麗明淨中,透著與世無爭的簡樸和寧靜。忽見俄製抗冰船,不免感受極地大自然的浩翰奇妙。到處是浮冰,四周環繞著終年白雪覆頂的山峰。看起來阿根廷湖,彷彿充滿了藍綠色的牛奶,隱隱可見湖裏的冰塊,真令人賞心悦目。我們又到最著名的貝里多摩雷諾冰河,五十公尺高的冰牆、切穿一座湖泊。它終日不斷崩裂,隆隆作響。大塊的落冰、一直從冰河邊緣掉落,激起滔天的浪潮拍擊上岸,崩落時間會持續幾小時,好像一個人在掙扎發抖,令人有「隔海聞炮聲」的震懾之感。這片妙景真是奇異。
在阿根廷湖冰河區,前後觀賞五條冰河。遊船在美如雕塑的湛藍色浮冰間穿梭。緩緩前行時,兩岸是多不勝數的雪峰,逐一映入眼簾,蔚為大觀。安地斯山終年白雪覆頂,冰河是綠、白、藍、黑等色的結晶體,成千上萬顆的層層冰塊,中有一條小河道入湖,白山、綠樹、藍冰、相映成趣,令人目不暇給。因為有豐富的冰水,竟在兩條冰河間蘊育一片廣闊的樹林平原,正著手把它興建成國家公園,房屋與設施倒非常簡陋。樹林內既無像樣的人行道,又無路標或箭頭指示宴會廳,害得我走錯了地方,被樹根攀倒,跌了 一跤,右胸奇痛。六天後回臺北照X光,才知無恙。
後復健行,在堤岸上看到兩條冰河,有時可見一條條的冰簾,在冰簾內可見空隙,日光照射下,像是一盞檯燈,令人感覺是「石室明燈」,此一幻景至今仍留有深刻的印象翌日乘班機飛往南美最南端的荒地-火地島〈因探險家麥哲倫看到這裏夜間有神秘的火花而命名〕。它雖不以優美風景著名,卻能吸引旅客千里迢迢來遊。這裏有嚴寒強勁的南極風,有些人不能適應。我在飛機上向下俯視,所展現的景色真是變化多端,盡是奇峻的花岡岩山,終日陰霧繚繞。氣候可以從寒冷的陰雨,突然轉變成晴空萬里。下機後,導遊說:烏秀亞經阿根廷政府大力辅導,已是火地島上一座現代化海港城市,昨天才下過雪,今天又放晴了 ,唯一不變的,是不停吹拂的強風。
我們徒步沿壯觀的海岸走,踏著迂迴的小徑,經過海綿似的苔蘚,嚴寒的冰水,堅硬的灌木林、荊棘叢,以及曠野上隨強勁風勢而彎曲的歪樹,這些樹都向北歪,成四十五度,形象怪異。臺灣墾丁公園的落山風也有吹歪的樹,頗多相似之處。走到一個小港澳,風力強大,只好遠眺。我們遂在一個標示牌旁攝影留念,藉以證明我們巳到過地球的最南端、世界的盡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開日式料理餐廳的臺灣移民談起,一九七〇年前後,阿根廷國民所得是一千多美元,當時臺灣只是數百美元。今天的臺灣人年收入一萬多元,而阿國人民收入遠遠落後,臺灣人有餘力到各國遊覽,實是令人羨慕。

印加古國遺跡

印加古國遗秘魯的馬丘比丘廢!對我們來說,秘魯是個既遙遠又神祕的國家,因納斯卡線條圖、馬丘比丘遣跡、亞馬遜河居民與的的瞎喀湖浮島對世人打響了知名度。但我國人能觀光它四大景點的並不多。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七日至二月五日我的一趟浮光掠影的印象之旅,對遣四個景點卻有一些了解,願向國人簡介公司登記。本文先談納斯卡線條圖與馬丘比丘遣跡。由洛杉磯直飛秘魯首都利馬我由洛杉磯轉乘阿根廷航機直飛秘魯首都利馬國際機場。一下飛機,便覺得這個機場並不大,設備還沒有松山機場完善。遊覽車上沿途所見西式的房屋都很陳舊,路上行人極少,許多商店只開一側門或小門。當時適逢日本大使官邸遭暴徒佔據,我們特別請司機開到那裏轉一圈,只見街頭巷口有輕型坦克及軍人站崗,令人感有一股動盗不安的氣氛。
車子旋即開往一個罕無人跡大沙漠,可能是世界上最乾燥的空間。前後開了八小時,才抵達納斯卡鎮。當晚查閲資料,獲知鎮北草原上有一系列的動物圖形、鳥類的素描,以及許多花卉圖案。有些圖形長約三百公尺,很美妙的刻劃在乾燥的沙漠表面上。草原上禁止步行和開車,公路旁有一可攀爬的鐡梯眺望,但無法看清。
趕往印加古國首都庫斯科翌日我們租用私人小飛機在幾百公尺高空鳥瞰一番,看見數百幅圖形,以對稱的線條排列在五十公里地區內,猴尾鳥頭,維妙維肖,真是驚人壯舉。由於這裏雨天極少,又有一種可以淨化卻不會侵蝕的特殊風颸,遂使這些線條保存達二千年之久。我親眼見.到這種遼闊的場面,撼人的景觀,便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動,也體會到無窮的樂趣。天然的?人工的?連專家也弄不清楚。二十九日乘班機趕往印加古國首都庫斯科,下機後,換乘遊覽車,中途下車欣賞披帶鮮艷而比羊略大的駱馬,婦女們則戴帽子,著亮度很高的彩色毛線衣。當晚下榻旅社,係由老王官改装,才下車,便感到地高氧稀,呼吸短促,像快要斷氣似的。一入旅社,大家都搶著用氧氣简,喝一杯只有三片綠澄澄葉子的古柯茶,這才稍稍興奮起來。晚餐後,睡了一個好覺。清早乘小火車往馬丘比丘,火車至終站須轉乘遊覽車,才能到高山上的廢墟古跡:神殿、祭台、皇宫、市街、廚房、墓室、公司設立、印加御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