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於亞維農

May 28, 2015
哦,阿頓色,我確實沒救了 ,因為我所能看到的是:祂也是一個男人!救我吧,親愛的。救我吧,我請求你!請你與你的父親為你所選的女孩結婚!不...

馬糞與牛糞

May 28, 2015
在那個時刻,我很想要他。我的整個身體想要這個衰老的老人,這個有著暴牙的醜陋老人,他一生都在馬糞與牛糞中度過。我很自然地逃離他。我像一...

一去不回

May 28, 2015
那些夜晚真的是永遠一去不回了嗎?在那些夜晚中,我希望自己的肉體會變成牛油或奶油,這樣我就可以把我自己塗在你身上,把我自己蓋在你身上,...

觸碰麻瘋病人

May 28, 2015
或者,這是不是顯示出他隱約還有顆心,是一個善良的撒馬利人的心,甚至不怕去觸碰麻瘋病人?我必須把這個問題留給讀者去判斷 然而,很清楚的是...

無法置信

May 28, 2015
因此,現在該是研究他那顆令人無法置信的心的時候了。德,薩德侯爵受洗時的名字應該是多那亭,阿頓色,佛蘭斯華,但是,由於發生錯誤,在施洗...

密切的關係

May 28, 2015
這兩個有名的人物在獲致快感與獲致利益兩方面都與另外兩個人有密切的關係,那就是資本家杜色特以及法學家庫華爾……換言之,他們是四位發戰爭...

這種想法

May 28, 2015
因此,難怪侯爵會向德,卡斯特雷先生表達以下這種想法:「如果我們的國王有聰明的顧問,他就會禁止這次的處決。其實,他會禁止所有的處決。他...

侯爵

May 28, 2015
我不想說明這些女孩對侯爵所表現的那種柔情,因為我深深認為,這是我所曾看到的最粗暴的殘酷表現之一,少説為妙。無論如何,有一點倒是很符合...

把頭髮剪下來

May 28, 2015
劊子手當然也注意到了 。其屮:位劊子手開始把頭髮剪下來,無疑是做為紀念品,或者也許把獨特的頭髮賣給那些喜歡購買和保存這種可怕的東西的人...

他的尖叫

May 28, 2015
所幸,外而就要發生一件事了 。劊子手與法官之間在商量著。顯然,他們要修正判決內容,准許使用一位外科醫生。於是,外科翳生不久就出現了 ,帶...